祖厝 
中华诗词赏析网 > 热门推广 > 祖厝

祖厝

导读:祖厝 祖厝由于陪伴、服侍病危的阿姆,这个暮春时节在这祖厝度过了十几天。讲是祖厝,只是为叫着方便,其实是多年前原厝拆后重建的、这里农村常见的那种外墙......


祖厝 由于陪伴、服侍病危的阿姆,这个暮春时节在这祖厝度过了十几。讲是祖厝,只是为叫着方便,其实是多年前原厝拆后重建的、这里农村常见的那种外墙还没粉刷的钢筋水泥结构的房屋,而且分成了相邻二幢。老厝是建于清朝时期的一排木屋,中间是厅堂,办红白事用的,左右两边才住人的。这么一拆建,已经减淡了味道,仿佛被岁切了一刀。 今年九二高龄的阿姆,可是镇上富裕人家嫁到这里的。刚结婚就操劳起全家包括长、短工在内的十几口人的家务,从此以前翻书执笔的双手,只是在不识字的妯娌们要求她打开圣经,一起唱赞美诗时才有片刻的光辉。青春年华在这里开始被慢慢损耗,祖厝见证了她一生的悲欢。 阿姆的第一次病危就在这祖厝。那时大哥还没出生,只不过是一次寻常的生病,竟被长辈和村人的愚昧害得差点丢了性命,为着退烧,喝下了一大盆俗称“辣条”的野草汁,然后休克、昏迷、失语,大半年后才康复。 然后又是一次彻底的惊吓,差点吓得扔了半条命。谧静的冬夜,狠狠的踹门,涌进一伙人,绑走了阿爸,留下话是拿大洋来换人,不许报官!她变卖了陪嫁的田亩和金银首饰换回了阿爸,还有一张借条,说是某某队伍向你借大洋若干,待革命成功后归还。多年后子女们问,借条还在吗?这可是帮助革命的凭证!她说那敢留呀,国民党知道的话,可是通匪的罪名哩。又问,阿爸被绑可有吃苦头?那倒没怎么吃苦头,关在一个山洞里,有吃有喝的。只是接头人带着“袁大头”去换人时,人是装在麻袋里扔在天半亮的田头。 土改了,大家庭里的几十亩田被分光了,连陪嫁的橱柜箱子都被搬走。老实人运发表伯一天夜里偷偷送回他分到的一只木箱子,说是不能拿好人的东西。他是一个孤儿,从小被阿公收养并在家里打长工,阿姆平时对他多有照顾。为此,阿姆念了他一辈子的好。尽管阿爸从小在外读书,结婚后又在镇上外公的豆腐店帮忙,不会种田,但因为年龄到线,还是被划为地主成份。 田分光了大家庭也没那么多事情做了,阿爸阿姆带着哥哥姐姐们离开祖厝,搬到镇上租房居住、开店。然后是公私合营、阿爸被征发到江山县造铁路、然后是各种运动中的屈辱…… 再艰难,日子也象流水般匆匆而过。大哥结婚了,作为知青回乡插队,没地方住还是住老厝吧。但没想到大伯家竟然不肯腾出房间,说是土改时房子就分给他家的。大队干部都说不是这样的。于是两家翻脸吵了几年,几经调停大哥大嫂才住进祖厝的一隅。出生在镇上别人家的房子,对这祖厝的印象,只是小时候经常到大哥大嫂这里玩耍,以及以后每年的清明节回乡扫坟时,到这厝前厝后转转。 后来家里商量这间房子就归大哥所有,再后来大哥也到镇上生活了,祖厝拆建后这房间一直空着。阿姆这次病危,在县城的医院抢救了几天,医师们说治不了了,于是按风俗回到这间空着的房间,等着最后的日子。头几天只能喝些蜂蜜水,后来稍微好些。时而清醒时而昏睡,令人惊奇的是有时醒来时轻声哼唱起一首首圣经曲,可她几乎没去过教堂,子女们也从没听过她唱歌。 阿姆终于奇迹般地一天天好起来了,过几天准备重新送回医院治疗,痊愈后还是会与二哥一起在镇上住,不会再住这里的。于是陪伴之余,也就在这厝边转悠。房子的门楣上有一窝燕子吱吱喳喳的飞进飞出。想,我是这燕子吗?也许阿姆和哥姐们是吧,这里有他们深深的印迹。我至多算一只多次路过的鸟儿。 写于年 注:厝,浙南闽南语对房屋的称呼;阿姆、阿公、阿爸,分别是浙南闽语对母亲、祖父、父亲的俗称。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原标题:祖厝